2排13号

cos后期求接单,各种杂食,最近沉迷钢铁侠他爸爸霍华德和各种同脸角色,老九门,七侠五义,真爱山姥切国广,爱生活爱被被有事没事写写段子吹吹风做做死拍拍片,曾经三国不可自拔。平子真子大本命(๑•̀ㅂ•́)و✧

【霍盾】向上

极地冷西皮,自割腿肉。
我不在乎我吃的西皮有没有粮,反正有我就有粮。
一个挑事的微笑ʘᴗʘ

#向上#

#霍盾#

" 希望" 是物长着羽毛,寄居在灵魂里,唱着没有词的曲调,绝无丝毫停息。

微风吹送最为甘甜,暴雨致痛无疑,能够使得小鸟不安,保有此多暖意。听它越过奇妙大海,飞遍严寒田地。可它不要我面包屑,哪怕饥饿至极。

          ——迪金森《希望》

科学能够创造财富,但是科学家却不一定是有钱人。

没有足够的地位,就算手握改变世界的力量也只是给那些玩弄政治的蠕虫增加肥肉。财富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他们享受着先祖的荫蔽,用权力剥削着他人的成果。

得了吧,自己一点都不喜欢整天在实验室加班、计算乏味的数据只为了把钱送到老板的手上——虽然比卖水果或者呆在织布厂好一点,但是听起来依然糟透了。

有钱人或许偶尔会想体验一下穷人的生活,但受尽贫困折磨的人永远都忘不了尽享奢华的感觉。就像是黑夜里的飞蛾,一旦看到烛光就再也忘不掉那抹亮色,就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即使在这条路上不得不放弃一些坚持,不得不放弃一些善良,然后染上一些恶习,毕竟只有这样才能把那些同样追寻着烛光的家伙挤开。

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也并不是一个有坚持的人,这或许是值得庆幸的。战争让这个世界变得混乱,穷人只有足够无耻才能爬得足够高。那个时候自己是这么想的。

“Howard 你是个伟大的男人,一个不会被善良阻挡眼界的伟大男人。”曾有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这么说过,自己笑着点头,然后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花体的Howard Stark 看起来就像那些贵族的花花公子一样。

会有许多人因此而丧生,当然,自己很清楚,但是谁在意呢,谁让他们试图挑战美利坚的权威呢,我不过是在保卫那些战士们的性命。即使后来这批武器被运用在了黑帮械斗,交易一直在继续。

人类总是擅长自相残杀,和自己的武器有什么关系呢。

财富和恶习都在积累,奢华的生活让人上瘾,在十年前自己甚至不能想象自己现在一天所花的钱。那个时候自己为了买一只粗制滥造的钢笔甚至存了一个月的钱。或许某一天Howard Stark也会成为这个无责任世界的一员,成为自己幼年最讨厌的那种人。

如果没有参加重生计划,或许一切就会那样发展,成为一个追逐着利益毫无底线的科学家商人。

——

“战争是靠武器进行,但取胜靠人。”

没人比自己更清楚当一个坏人握有力量时造成的损害有多大,对于厄斯金博士的理念很难不抱敬意,因为自己完全做不到那种地步,一个水果摊小贩的儿子能挤进上流社会背后有多少无辜人的血没人能算的清,甚至每天都在增加。

自己曾经是不在意的,或者说试图不在意。

重生计划是个有趣的项目,超级士兵,简直更像是漫画里的课题,不论成还是不成都足够为自己赢得在政府里的一个露脸的机会。为了确保这是一次投资而不是被蠕虫们当做傻子一样愚弄,自己偶尔会去校场,或是观测药剂的反应试图盗取一些数据,或是站在楼顶拿着望远镜静静的看着他们的训练。

说真的,这很乏味,一群皮糙肉厚的臭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在博览会之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看着一个有哮喘的小个子每天被欺负来欺负去,摔倒爬起来摔倒爬起来,自己认出了他。

那个在自己的磁悬浮汽车展示出毛病的时候,转身就走的臭小子。他似乎有什么背景又或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用完全不达标的成绩获得了厄斯金博士的关注。

他摸爬滚打的样子简直像极了曾经的自己,在一群真正的贵族中争资源,在同行们挥袖离开时为自己争取不值一提的利益。鉴于那些曾经甩脸色的家伙们在暗地里没被自己少下绊子,自己完全可以想象当这个小个子成为超级士兵时,这些性格恶劣的家伙们会被怎么揍来揍去。

然后有一天,这种推测被彻底推翻。一颗假手榴弹落入队伍,然后一颗豆芽菜扑上去试图保护那些大肉块。他的善良让自己重新回忆起了年幼时被母亲的巴掌统治的恐惧。那几乎不存在的良心似乎又开始跳动了,它满面嘲讽 笑着说。

“看吧,傻逼,以绝对劣势在困境中向上爬的人不止你一个,但是抛弃良心的只有你。”

我们都爬到了想要的位置,他足够善良,自己足够缺德。

“Why you choice him?”那天夜里,自己拿着酒,那瓶产自德国作为战利品被送来送去的酒,在走廊上遇到了厄斯金博士。第二天就是注射血清的日子,他力排众议的选择了这个善良的小个子,他似乎能坚定,这个小个子在拥有力量之后不会让这份善良变质。这很神奇,这世间的伪善者很多,而真正善良的人往往也不太坚定,,比如自己,作为伪善者或者不太坚定的善良者都不太贴切。

“在你的展会上,我遇到了他,那个时候他正在跟他的大兵朋友闲聊,然后他抛下了两位漂亮的女士,偷偷来应征”博士笑了笑,拿走了我手中的酒,看着满天的星星,用一种轻快的语气说着。

“我问他你想去海外杀纳粹吗?我想你一定猜不到他的回答,事实上他的回答同样出乎我的意料。”

“他说,他不想杀任何人。”

“我最害怕的,就是制造出第二个红骷髅。我想,或许在这个人身上,血清会让他更善良,会让他更强壮,当力量悬殊时,他会赶走纳粹而不仅仅是屠杀。”

“他的心中,有慈悲和怜悯。”

他拿着酒,轻飘飘的走了,开始跟另一个人的谈话。留下自己,看着满天星月。

……等等难道你拿走我的酒不是打算跟我喝一杯的吗?

跟豆芽菜的正式见面是在注射当天,脱去上衣的豆芽菜就像一块东方古国的搓衣板一样放在了试验床上。他的眼睛里有忐忑,有不安,同时也有兴奋和期待。

说真的,就像个准备出国春游的十四岁孩子。

“Steve 你听得到吗?”

“来不及去厕所了对吗。”

尿裤子吧,臭小子。

接着这个臭小子在自己差点关掉反应堆的时候,选择了坚持下去,并用大胸长腿来强奸大家的眼睛。在自己的茫然中,事情进展飞快,一个好人死了,而另一个好人拥有了力量。

他成为了英雄。

——

然后英雄开始卖国债,意料之内的事情。拥有力量并不代表拥有权力,就像并不是每一个科学家都像自己一样有钱。

看吧,善良并没有什么用,只是偶尔的善良能让自己心安,仅此而已。

自己试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并时不时的关注一下新的全美偶像,反正这并不需要花多少钱是么。

或许这个曾经的布鲁克林的豆芽菜已经走到头了,即使没有权利和财富他至少拥有了稳定的工作和健康的身体,数不清的男女粉丝,他甚至比一般人长寿,即使上不了战场他也确实赚到了,成功的改变了命运。

善良或许也就这么大的作用了吧。

当Peggy带着小豆芽菜来寻求帮助时,又一次,他让自己回忆起了童年时期被老妈的巴掌统治的恐惧,脸有点疼。

开飞机而已,事实上这只是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其中之一,好吧,或许之后解释起来会有些麻烦但自己无法无天的做派是所有人都清楚的,这并不会影响什么,风险也不算太大——

然后在他半路跳飞机的时候自己就后悔了,是的,没有人会因为死掉一个大明星而跟武器商作对,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来自良心的惩罚比罚款更让人难受。

如果他死了,那么就是自己害死了他。毕竟他不可能举着廉价塑料板靠腿到达敌营并被打成塞子。

值得庆幸的是,即使电报已经在往回打,但早已数不清的良心债里不用再添一笔。他们开着敌军的坦克和被俘虏的战士一起回来了,不算是完好无损但以战争的数据来说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美国拥有了一个队神兵,而他成为了他想要成为的人,以善良作为武器。

好了,自己可以为开始英雄设计武器了,毕竟那块塑料板真是太丢美利坚的脸。

Come on soldier 你不能在我送你礼物的时候还在为别的姑娘吃我的醋,然后在一堆又酷炫又廉价又耐用又多功能的盾牌中选择了最丑最贵最轻最原始却又绝无仅有的盾牌。

那只是块板!除了耐操没有任何功能的盾!

还好,他没有选择那块最贵的窗帘布作为制服的布料。

——

战火在胜利中蔓延,在胜利中被熄灭。在自己伟大发明的支持下,在豆芽菜变的大胸的努力中,美利坚即将迎来黎明,而他在享受和平的道路上功败垂成。

所有人都觉得他成功了,作为大兵,他确实保卫了国家,保卫了人民,然后他为了他想要的未来而死。

但他确实是功败垂成,毕竟他把自己搭进去了,同归于尽永远不能算胜利。

他坠落了,我们找不到他,但他仍然有生还的机会,毕竟他不像自己有着说谎的坏毛病,他从不失约。约定素来是需要双方的努力,而他为了黎明付出的足够多了。

年复一年,我找到了那块不稳定的能量块,但那片海域里没有他的踪迹。

年复一年。

受时代的限制,或许在自己有生之年无法再见到他。

但或许我会有个孩子,他含着金勺出生,不需要像自己一样用别人的血往上爬,他不会染上那些社会底层的陋习,他会有Steve一样的品质,他会有Stark的头脑,他会用科技造福这个世界。然后在某一天,替他的老爹找到漫画里的英雄。

或许他会对这个自私自利满手鲜血的父亲充满鄙夷。

But who care?

He will be my greatest creation.And he will replace me welcome hero back.

评论
热度 ( 14 )

© 2排13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