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排13号

cos后期求接单,各种杂食,最近沉迷钢铁侠他爸爸霍华德和各种同脸角色,老九门,七侠五义,真爱山姥切国广,爱生活爱被被有事没事写写段子吹吹风做做死拍拍片,曾经三国不可自拔。平子真子大本命(๑•̀ㅂ•́)و✧

【霍盾霍】过客I

#过客

#霍盾

“信念”是个微妙的发明,

当绅士们能看见的时候——

但显微镜却是谨慎的,

在紧急的时候。

      ——《信念是个微妙的发明》迪金森

——

没有什么是一帆风顺的,不论是科研还是战争亦或是社交。但当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顺利的时候就需要休息一会,做一些让人不那么难受的事情。

一杯不那么贵重烈酒,或许瓶子上还带有脏乱小仓库里的尿骚味,一个放荡的金发姑娘,或许她的私密处还有着其他男人留下的礼物。什么都好,让那些烦人的蠕虫们滚远一点,来点消遣。

然而并没有那个时间,而现在并不是任性的时候。

有人还在等着你的礼物呢。

当第三杯热乎乎的咖啡下肚之后胃痉挛和焦躁一起平缓下来,这时候才意识到,桌上的图纸已经超过了四十张,四十多种复杂的纹路布满了工作台,这些已经是自己能够想到的 全部设计了。一个能通过力学、动力学,用风将一个圆形的垃圾桶盖甩出去之后像回力标一样送回来。

四十张图纸交叠着,看似天衣无缝,但计算上仍然有些细微的偏差。考虑到这些纹路刻上去之后轻微的质量上的区别以及战斗中几乎不存在的破损。这毫无疑问是个精度极高的计算,但它对容错率也同样有着高要求。矛盾却并非不可调谐,即使是天才的大脑同样受到了挑战。

而最关键的是……什么样的技术才能将这些设计好的纹路足够精细的刻在震金这种绝无仅有的金属上。研究在意料之中的进入了僵局。飞速的写着计算公式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划掉,闪烁的灯光像是在嘲笑着自己的愚蠢,自诩天才的大脑却输给了一块金属。

“Sir,他们……”Ediwin总是能出其不意从实验室的某个角落出现,而几乎在他开口的瞬间自己就猜到了他带来的绝不是什么好消息。好消息大多是以“She”或者“The”开头。

哦,决不能让Cap知道,在他注射血清前自己在背后一直称他为“The boy”。

苦中作乐,但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笔,安静的听完Jarvis的话。

这世上总是有把“有钱人”和“冤大头”搞混的傻子,特别是那些身居高位的吸血鬼,他们习惯用手中的权势抓住每一分机会去剥削他人。自己的行事素来嚣张但一直有分寸,让他们无处下手,而这一次……就像是蛋壳上的一丝裂缝,引来了垂涎的苍蝇无数。

这群蠢货竟然把那次送Steve入敌营的那次未申请的飞行视为通敌行为。他们利用着Steve的价值,将他送上了战场,同时利用规则剥削着Steve身上的每一分价值。

当然,自己可以拒绝他们,毕竟自己得到了军方的支持,在几百个公证人在场的情况下,这场官司他们不可能胜诉,他们拿一个武器供应商无可奈何。

自己完全可以任性置之不理,看着这些不顾大局的小丑们表演一出热烈的闹剧。咖啡,酒精,以及太久不曾入睡造成的混乱,许多疯狂的法子如火山喷发一般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为什么不试试看呢,那些虫子应得的不是么。

Edwin依旧看着自己,就那样一如既往的,不评论不插嘴。但他站的笔直,不逊于任一个在服役中的大兵军姿。而他已经不再着军装了,那身管家的西装服服帖帖的在他身上,衬托他的文雅,就像个来自于一个古老高贵的家族。

Edwin 也曾是个军人……一个很棒的军人,而在上位者的短视中成为了展示权利的牺牲品。

那一瞬,他跟某个天真的大兵重合。

“……So what”无非是财富。

哦,我不怕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怕,我只是钱多没处花。

————

就像个大学教授一样,给一群大人物们上课。从震金的原子结构到塑性工艺,到雕刻技术,再到其收藏价值,和自己在上面付出的技术价值。

他们并不喜欢听过程,所以他们会用玩笔盖,挠手指甲,修胡子,抠脚来熬过自己解释原理的这段时间。他们想要的只有结果,然后当结果不符合预期时再问原因,然后自己再一次解释,然后他们再问一次结果,然后再问一次过程,就这样循环反复。

“So……你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就制作出了这一块扔出去能弹回来的垃圾桶盖子?Howard 你在愚弄我们。”

看,这就是他们的结论。是的,一块打出去能弹回来垃圾桶盖。

别这样,至少跟垃圾桶盖还是有区别的,里面的磁力设计至少不会让它像垃圾桶盖一样掉在地上后抠都抠不起来。

显而易见,政府是不愿意为垃圾桶盖子买单的,因为它真的很贵,不算上自己在上面花的精力和时间,它能买个小型军工厂。

谁也不愿意为一个超级大兵的武器买单,毕竟在他们眼里看不到一个趁手武器的价值。

事实上枪炮手雷也确实便宜好用多了,但是有人就喜欢原始的东西,比如垃圾桶盖子。

“Sri,我建议您按原计划。”

哦原计划是什么来着?

用这块轻便抗震的特殊金属制造十台轻便威力强大精度高后坐力低的便携式大炮。受限于材料难得,无法批量生产,就算说它值一整个大型兵工厂也不夸张。

哦,好贵。Stark素来信奉没赚到口袋里的钱就是损失的。

哦,好贵。

真是个大诱惑,还是按照原计划吧,让那个大兵扛着迫击炮去怼九头蛇吧。

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个豆芽菜在泥巴地里摸爬滚打的滑稽画面,Peg拿着枪抵在自己脑子上一言不发的画面,以及Peg闪着寒光的高跟鞋跟,顿时感觉到了胯下抽疼。

说真的,不能让一个人把所有人的努力都努力过了之后连武器都不让他选个喜欢的,对吗?

“NO”我听见了,自己对Jarvis这么说,并给那块垃圾桶盖子上了一个酷炫的涂装。

“把这个给队长吧,算在私生活支出上”盾牌和制服被包好,列在了前线军火输送的清单。

“您是说,算在请姑娘、以及给姑娘们买礼物的那个账本吗?”

“Yep.”

于是在充溢着“XXX女士的XX宝石”的清单中出现了一句“美国队长的盾与制服。”

当盾牌和制服随着那些批量生产的枪炮子弹一起送到军营,自己已经在账单上签上了名字。

我仿佛喝了假咖啡,不然为什么这么冲动。杯子里的一定不是咖啡,是烈酒,最烈的那种,名为良心的酒,让人一时冲动,一掷千金。

奇怪的是,虽然心疼但并不是很后悔,而且还不打算引以为戒。

tbc

评论
热度 ( 6 )

© 2排13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