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排13号

cos后期求接单,各种杂食,最近沉迷钢铁侠他爸爸霍华德和各种同脸角色,老九门,七侠五义,真爱山姥切国广,爱生活爱被被有事没事写写段子吹吹风做做死拍拍片,曾经三国不可自拔。平子真子大本命(๑•̀ㅂ•́)و✧

【老九门】唱戏

#唱戏#

人在弥留之际或许头脑会格外的清醒,旁人如何不清楚,但自己确实是这样的。
北京的风雨不比长沙的温和,人若是年纪大了,身体对这些风风雨雨的就格外敏感。年轻时作的孽也一一的在老迈的身体上体现出来。冬日的风一吹,整个人便如同枯木般病倒了。
这一次大约是熬不过去了。
心里大概有个预感。
其实自己也不算老,至少同九门里另外几位比起来,自己那时候至少同狗五铁嘴一起算在年轻一辈里头。只是那时候啊,趁着年轻瞎挥霍着本钱。瘾是戒了,但手上的针孔却要跟一辈子,坏了的东西就是坏了,再也长不回去了。
连环这小子,说大不大,说笑不小,他有成事的资质,但却没有成事的心思。解家落他身上,约莫不仅不是助力,还是个束缚。
时间不多了啊……可要安排的事情还是那样多。
难得的,北京的冬日里也会有和曦的暖阳。似是应了景,今日醒来时竟觉得轻松了许多,头脑就像年轻时那样,冷静清晰,再不会因疼痛而焦躁。
大约是到时候了吧。
静静的看着院子里的槐树,隐隐记得,住长沙时,院子里也有棵槐树。那时狗五还说过,爬到树顶能看到隔壁嫂子推着三爷的轮椅在院子里散步。
就连那时候二爷生辰,老八同老五说的些许个荤段子也变得无比的清晰。
这不算短的一生就这么静静的,在洒满阳光的老槐树前变得清晰。
时光流逝,似乎是把人生从新经历了一遍一样,再一次落到了自己所在的时间点,这个风残烛年的老人身上。
解家啊……在自己手中落得一堆烂摊子。
要断了吧?不不能断,还有一线生机。
对,还有一线生机。
还有可以托付的人,还有一试的机会。
老人的身躯总是不经用,暖阳一晒便要睡了。
夜里,没有由来的想起了二爷当年初次登台的模样。
嘴里不自觉的也哼起了那首穆柯寨。
咿咿呀呀的,呕哑嘲哳。
记得那时候二爷曾说过,自己嗓音干净,要是学戏或许是个好苗子。
只可惜,大了糟蹋了。
可若是从小学呢?
二爷会长命的,二爷那样淡然的人本该长命的!
是了!
声音停了,盖上了被子,睡了一个安稳的觉。这个冬日里,这是最安稳的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日中午,哼着那首穆柯寨打电话叫连环过来。
墨水已经干了,该说的都说了,再没有后顾之忧了。
年轻时仗着出国留学用惯了钢笔,人老了反倒练起了毛笔。可手腕缺了力道,再难练出风骨。
二爷,您说,要是我解家人从小跟您学戏能学好么?
那曲穆柯寨来来回回的只会唱一句,下一句是什么如何都想不起来了,过了许久,声音停了,眼,也闭上了。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2排13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