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排13号

cos后期求接单,各种杂食,最近沉迷钢铁侠他爸爸霍华德和各种同脸角色,老九门,七侠五义,真爱山姥切国广,爱生活爱被被有事没事写写段子吹吹风做做死拍拍片,曾经三国不可自拔。平子真子大本命(๑•̀ㅂ•́)و✧

【麻雀 陈深】大结局

#大结局#
#毕深#
#甜#

枪响的猝不及防,老毕支走了所有男人去了行动处,而自己支走了剩下的女人,嫂子回来得猝不及防,而这枪响更加防不胜防。

时间似乎被凝住了,那子弹飞射,仿佛慢动作般的射进了老毕的身子,衣服被灼烧出个洞,鲜血迸溅出来,甚至连被子弹灼烧至扭曲的空气都能清晰的看到,但身体动不了,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静的看着老毕的闷哼被无限拉长。

世界似乎变成了黑白一般,分不清头脑中的画面是那一瞬臆想出来的还是最真切看到的,当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握着枪站在了窗前,枪头还冒着烟,枪身还有些微热。这几乎是一种本能,一种被遗忘了六年的本能。在开枪的那个瞬间自己抛开了生死,甚至遗忘了自己的身份,暴露在狙击的范围中,开枪。

狙击手应声倒了,回过头老毕还抱着嫂子,他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耳边是嫂子低低的啜泣声,来不及思考更多,嫂子便已经倒了下去。

理智似乎回来了,将先前臆想的画面抛出了头脑,不论是真是假,那个画面对于自己都太过残忍。老毕开始抽搐,喉头滚动着,发出人死前的咕噜声,即使自己再不愿接受,也不得不认清现实。

老毕中枪了。

他或许要死了。

那个总是为自己操心的男人,要走了。

“老毕,你不是说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吗。”

“好,我今天就告诉你。”

“宰相是我的亲嫂子。”

“李小男是她的亲妹妹。”老毕的嘴角开始溢血,呼吸的频率加快了。那双眼再没有以往的锐利,在无法想往日一般,含着笑看着自己,带着三分责备,七分无奈的瞪着自己。

这双眼很快就要闭上了,永远的。

喉咙有些紧,似乎就连将自己想说的话语准确的发音都变成了件困难的事情。手停在了他的胸口,将喉咙中的哽咽吞回肚子里,用力的闭了闭眼,将灼热的泪水逼回去。

“可是她们都是爱国的勇士,可是她们都死在你的手上。”老毕开始激动起来,但即使这样他依旧没能说出话来,只是吐的血越来越多。那双眼里有太多的情绪,自己记下了那双眼却不敢去读出那些情绪的含义。

皱着眉头缓缓说着,心里总觉得只要说不完老毕就不会闭上眼,那双眼就会一直看着自己,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你一直是一个懦弱的人。”所以今天躺在这里的是你,不是我。又或者你能有那个勇气跟我一起走,可惜,你终究是个懦弱的人,你不愿杀我,也不敢跟我走。

“你想当一个普通人,安分守己,苟且偷生,可是你选错了路。”你选了一条同我背道而驰的路、一条你明知道是错的却迟迟不敢回头,害人害己的路。

“你在这条路上一错再错,最终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我想过很多,想过你的最后,我的最后。我对你下不了手,所以我有时候会想,或许结局会想电影里那样,我们俩互相指着对方,你开枪,或者我开枪。爽快的死在对方手上,为对方抚上不瞑目的眼。

可你下不了手,我也下不了手,老毕,我们到底没死在对方手上。我不知道,这该庆幸,还是该悲伤,但我无法想象如果亲手杀了你,之后自己该怎么做人,

“从民族大义上来说,我没有办法原谅你。”可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我不愿意害你。

许多话说出口了,许多话说不出来。说给他的话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而真正说给他的话却憋在心中说不出口。这似乎对一个将死之人太过残忍,可只有这么说,只有这样说,自己才能轻松些,才能背负着这身责任,背负着这一世都还不了的情继续走下去。

老毕握住了自己的手,他的手似乎还是那么的有力。或是回光返照又或是什么其他,他的嘴溢着血努力的说着什么。

这个过程很漫长,又或许很短暂。那只手终究还是松开了。

他喘息着,平静的看着自己。

然后,连这呼吸,似乎也平静了下来,只有那双眼,依旧看着自己,带着愧疚,带着歉意,带着不可置信,带着悲伤。就这样永远的定格了。

抚上他的额,为他闭上眼。

瞑目吧,老毕。

“老毕,如果下辈子,你是一个普通人,不是汉奸的话,我们再做兄弟。”

…….

起身,转身就要离开,裤脚却被拽住,老毕的那双眼又睁开了。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抱起了倒地的嫂子,从衣服里掏出一大块夹着子弹的大黄鱼。

“我不做汉奸了,这辈子,行么?”














“陈深,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那个瞬间,自己仿佛看到老毕流了满身的血液里还带着西瓜子渣渣和他的口水。

评论 ( 26 )
热度 ( 77 )

© 2排13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