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排13号

给我评论吧!!!求你们啦!!!

【九五】他大孙子

九五

桌上的茶已经冷透了,心也凉透了,有些事情再不愿意但发生了便是发生了,这便不是思考能够解决的问题。

桌上帖子写得分明,狗五的帖子,他孙子落地了要请吃酒,吃他孙子吴邪的满月酒。只因撞上了清明不吉利,这满月酒的日子被推了几天。

这些都不是甚么要紧的,原先听他得了个孙子本就有意过去看看。只是他孙子竟是叫吴邪,他竟给孙子起了这样的名字。

这是一个信号,暗示着知道的人才知道的事情。

狗五竟是也半个身子埋进这泥泽了么?枯坐了整夜,不愿信也信了。

自52年那场浩劫,佛爷便看到那只背后的手,62年的活动也隐约透着它的影子。九门伤筋动骨,各扫门前雪,为着些柴米油盐伤脑筋,解家亦是没有余力。插手的...

2018-10-16

【九副】宝胜

第一人称预警

#宝胜
#九副

在很早的时候自己就意识到了,没有什么是能够什么都不做就能够得到的。小到父亲一句褒奖,大到让解家不散。

北平的天比料想中要冷一些,解家的人也比料想中要少一些。断尾求生这样的事情只要出了一次,便再也不会出第二次了,因为做不到。若是还有旁的选择,他们又怎会随自己来北平?许多事情都是心知肚明的,表面上却又要做出一副祥和。

“九爷,你这样不累么?”其实贴得近了,张副官便不仅是副官了。他未设防,那股兵蛋子特有的天真和耿直便一览无遗,一点点的将“张日山”这个人构建出来——不仅是老练而妥帖的副官。

这话说得有点傻,傻得有点冒泡。但这样一个连孩子的眼中都带着戒备与仇恨的时期...

2018-10-14

【解九】不解之缘

1961-1964史上最大盗墓活动失败后,调包考古队梗。

从四川传回来的是噩耗。

当初噱头那样大,眼下败了,却也败得顺理成章,败得意料之内。一切看起来都有迹可循叫人生出一种早已明了的错觉,所有人都化作了智者,在最初就看破了成败。这未免太过直接了,就像命中注定一般,一举一动中透着一个恍惚的影子,将一切摆在天坪的两端。

选择本身就是一种放弃。

传信的人低着头,颤颤巍巍大气不敢喘一个,就那么站着,等着自己发火,如若自己不叫他,他大约能化作一尊雕像。十点了,该睡了,发火到底没有什么用。这样的夜是睡不着的,但又必须睡着,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总要担起什么。

挥退了人,点上一支香。睡不着也得...

2018-08-31

【解九x吴老狗】【老九门】中秋跟狗过,气死一个九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083453

2017-10-05

【老九门】【九副】不灭
500粉点梗的产物 (*°▽°)ノ
真的好难剪啊_(´ཀ`」 ∠)__
北极的稻草北极的粮
完整版在b站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558917

2017-09-17

【二四】新

#慎•社会你二爷•司
#没看过电影全程瞎瘠薄扯

月色沉的很,倾盆大雨就如同那乐鼓般砸在地上,便是撑着伞也难免湿了几分。踩着雨点,将半大的少年人揽近了点。

“近些吧,着凉了,你师娘要心疼的。”

这季子里雨多,湘江里头水位涨的快,四面八方的货也就趁着这时当聚在长沙。人多也话多,嘴多了,消息也就出去了。

入了场,倒也不急着生意,任那些个小厮催个几声,只笑笑倒也不听,命人备两碗驱寒的姜汤,叫那些个着急的回去睡觉,红家倒也不缺他这几批货。

纵是烈阳暴雨的,也不过一天而已,没甚么等不得的,笑骂一声底下的倒是越来越没规矩,给这亲传的徒弟把一头湿漉漉给擦干。

气定神闲,换了身干爽的衣裳。

“师父?...

2017-06-12

【老九门 九七】双双入梦

#双双入梦#
#九七#
#放你的震动屁#

那个时候我们都还不明白陨铜真正的力量,对于这样未知而又庞大的力量,即使是那样的谨慎也终究都太过大意。

我从未料想过那样短暂的接触中,竟会受到如此大的影响。

它是潜移默化的,它在用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对我们的大脑产生影想,在那个年代,我曾把它当做是预言,也曾把它当做是妄念。

那样的景,那样的人,终究是太过奇妙、不可思议、又或是始料未及。

黄粱一梦,终究是梦,还好是梦。

——————

那是在长沙动乱之后难得的一次聚首,抗战并非儿戏,九门里本就只有佛爷从军统领大局,其余几门在帮衬之间难免有些捉襟见肘,更不遑还需亲自上阵。

好在几家发展至今,当家做...

2017-02-22

【老九门 解九】双九

#双九#

“你后悔么?”喉咙中似乎咔了砂石,每一个音都如同上了老旧的发条,嘶哑又尖锐。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艰难,大张着嘴将声音吼出去,可似乎不论多么用力,都无法让声音传达到这并不算远的对面。这是个不得不问的问题,但问题的答案却又那样令人恐惧。

一旦心生悔意,就再无法像以往那般一往无前。

“那你后悔么?”他的嘴角微微的扬起了几分,虽是沉稳却又带着几分藏不住的年轻人的恣意。抹去了眉眼间的皱纹,剥去了岁月雕刻的风霜,那张脸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充满生机。他站的很近,似乎就在一个伸手就能触及的位置,但无论如何自己去无法向他伸出手。

“我不后悔。”后悔就如同背叛了过去的自己,背叛了曾经的决心,背叛了

2016-11-14

【老九门 解家】父子不言

#父子不言#

解家跻身九门也不过是这几十年的事情,父亲在谋划着什么,而为了那个目的,只有解家的力量还不够。

九门之人各有目的,而正是这些共同的利益才聚集了目前的九门。代代相传又或是优胜劣汰,九门里的水永远比看到的要深。是进是退,结果并不会有太大差别。

这似乎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潜移默化的,自己只是知道“那个”的存在,却对于不知其中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违和,对于“它”的存在与神秘已经习以为常。

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了青春期,人在十五六岁的年纪总是想得多些,旁人如何自己是不清楚的,但是对于自己,想得越多,怀疑得便越多。

解家素来是注重规矩的,各行其道、彼此密切却又分明。地上的就只管地上的生...

2016-11-14

【老九门 九八】贺生

#生日#
#九八#
#私设如山#

车站素来是嘈杂的,来来往往的人在眼前晃过,高强度的工作之后赶火车,身体确实有些吃不消。谢绝了自家伙计的护送,国内政局紧张,香港这边到底是得留人。

行李并不多,一些钱,一个包,包里的是帮人搜罗的些龟甲古籍,这一次回长沙并不打算久留。约莫早上到了,夜里就得赶回去。

这一路是睡过来的,即使睡得不太安稳,也总归是睡了一觉。

香港是比长沙暖和的,火车走的不算快,让人有足够的时间去适应这些随着水汽渗透进车厢的湿冷。

直到周围的人开始因为这寒冷而蜷缩,开始搓手抖腿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很兴奋,就像小时候第一次玩雪时那样兴奋,兴奋得不知寒热。

长沙到了,从车厢里出来...

2016-11-09
1 / 4

© 2排13号 | Powered by LOFTER